难搞的见习秘书

来源:欧美亚洲尹人综合,操老女人小说,水中色综合 小编:小影 更新:2020-02-06

人事处做情况统计时,拓笠才想起来,把朱芯怡叫到办公室,这才发现她是个尤物,这尤物深深地吸引了拓笠,也改变了朱芯怡的命运…
拓笠看轮值表,今夜是朱芯怡轮值,心想【机会来了。】
晚上八时,拓笠局长打电话到秘书处:「因要继续加班,準备些点心。」
拓笠的办公室由外间办公室,内间卧室,一间卫生间构成,而且全部房间都有隔音板,里面发生任何事外面都听不见。
于是,拓笠进了内间。
一会儿朱芯怡捧了碗快餐麵进来了。
朱芯怡说:「局长,我给您泡了碗方便麵,您快趁热吃吧!」
拓笠喊:「我在里面,麻烦妳端进来吧!」她走进内间。
「芯怡,这边坐坐,陪我说说话。」拓笠一边说一边将房门关了起来。
朱芯怡:「噢!」了一声坐在沙发上。
拓笠走过去坐在朱芯怡旁边,接过麵吃了起来。
拓笠道:「只要妳好好干,什幺都没问题!」
拓笠把吃完的麵碗放在一边又仔细的端详起她来,果然是漂亮,心里暗暗讚歎。只见朱芯怡162CM左右的身高,皮肤白晰,五官端正,眉清目秀,小嘴红红的好性感!胸部好大,和老婆那个飞机场真是不能比!拓笠再也受不了了!满脑子充满了慾望,就想肏朱芯怡!
拓笠于是右手一把抱住朱芯怡,嘴就势亲了过去,左手也一把抓紧朱芯怡大奶子,一边亲一边揉了起来。朱芯怡哪里见过这阵势,吓的呆在那里,任拓笠肆意妄为。好一阵朱芯怡才缓过了。
朱芯怡喊:「局长,求求您!别这样…」
一边说边朱芯怡试图推开拓笠。但哪里能推得动拓笠!拓笠也不答话,顺手把朱芯怡转过身来背对拓笠,拓笠一边亲吻着她的脖子,左手隔着衣服很用力的揉搓朱芯怡的双奶,右手隔着裙子在朱芯怡的阴蒂按着。
「啊…啊…啊…不要…不要啊…啊…求求您了…不能啊!…」朱芯怡喊叫着呻吟着。然后拓笠又把手伸进衣服里,强行插进朱芯怡的奶罩内,按捏朱芯怡的乳房和乳头。朱芯怡再也忍受不了这样的汙辱。
惨叫着呼救,挣扎中,朱芯怡咬紧牙根,抬起左腿稍稍向后,用尽全力集中在左膝盖上,再使劲地往拓笠局长的下体部位猛力撞击,接着利用细长的高跟鞋根,将全身的重量集中猛踩拓笠的脚面,拓笠连连惨叫两声,痛得急忙撒手,朱芯怡向门跑去却无法开启拓笠已上锁的房门。
拓笠跪趴在地上,双手抱着下体,慢慢爬起来痛苦地走到床边坐下。
朱芯怡大喊:「救命!救命啊!」双手握拳猛敲房门。
拓笠说:「别叫了,妳就是喊破喉咙,也没人听见。」
朱芯怡看拓笠痛苦坐在床上,暂时应没危险说:「局长,今天事到此为止,您让我走,我保证不告您、也绝对不会说出去,而且我还是处女、我希望将我的第一次给我的老公,您不能图一时之快,破坏我的贞操。可以吗?」
拓笠局长双手抱着下体在床上打滚,十分痛苦叫:「可以、可以、当然可以;妳先来帮我瞧瞧看,伤得多严重,不行的话,帮我叫救护车来。」
朱芯怡听到心急随既跑到床边,用手掰开拓笠局长的手,想看伤得有多严重。却被拓笠反手抓住、双腿夹紧身体,往床中央一翻,顺势拿起床前柱手铐,将朱芯怡双手铐住,又转身拿起床尾柱手铐将她双脚铐住(手铐原本玩SM游戏用,早已固定在床之四支铜柱上)。
朱芯怡这时也不挣扎,静静躺在床上,等拓笠忙完转身回头看她时。
朱芯怡说:「一时大意,同情你!想帮你,想不到反被卑鄙无耻之徒所害,你最好把我杀死,否则我会告死你,若告你不死我也会亲手杀死你,还有你如果真的把我杀了,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。色字头上一把刀。」
拓笠说:「死!死!死?请问一下如妳说的,我现在好像只有(杀死妳)单一选项,难道没有第二条路可走吗?妳是我最爱的偶像,无论如何绝不会伤害妳,请妳指点迷津,一同迈向康庄大道吧。」
朱芯怡说:「好的!大家用理智来对话,讲道理可以吗?」
拓笠答:「当然可以,达成共识后双方都要遵守执行,OK。」
朱芯怡说:「OK!你至少现在应先放开我吧?」
拓笠说:「谈判中!妳有暴力倾向,刚刚还有前科!为了保护受害者,调解当中,万一又一言不合,再度遭受暴力胁迫,所以暂时还是先委屈妳了。」
朱芯怡说:「不公平!可是我怎幺知道你会不会对我施暴呢?」
拓笠说:「妳是我最爱的偶像,无论如何绝不会伤害妳的。」
朱芯怡说:「好啦!知道了!不要再说了!」
拓笠说:「那幺现在开始调解,首先我们应该要谴责暴力,妳刚才是用左脚或右脚的膝盖来袭击我。」
朱芯怡答:「应该是左脚。」
拓笠问:「妳踢过足球吗?」
朱芯怡说:「当然踢过。」
拓笠问:「那开球时用哪一只脚?」
朱芯怡答:「左脚;因为我是左撇子,用左脚比较有力控球又準。」
拓笠问:「好的!了解!那妳瞄準目标是何处?」
朱芯怡笑笑说:「你的下面。」
拓笠说:「下面範围很大,具体瞄準目标是哪个点?」
朱芯怡说:「就是那个嘛!」
拓笠问:「到底是哪个?」
朱芯怡答:「小弟弟啦!」
拓笠问:「小弟弟是指男生殖器吗?」
朱芯怡答:「对啦!」
拓笠问:「妳怎幺会选择攻击那个点呢?」
朱芯怡答:「基本常识,因为那是男人最脆弱的地方嘛。」
拓笠问:「妳是否知道睪丸的功能为何?」
朱芯怡答:「好像是製造、存放精子的。」
拓笠说:「妳身为粉丝们(FANS)的偶像,因为爱慕者一时情不自禁抱妳,而妳却用妳强有力的黄金左脚瞄準其生殖器使劲重击,意图让他绝子绝孙,对吗?」
朱芯怡说:「不是这样,是因为你要强姦我,我才踢你的。」
拓笠说:「粉丝面对自己的偶像,情不自禁抱一抱,跟强姦差太多了吧!我看妳是以小人之心来度君子之腹。」
朱芯怡说:「我记得你侵犯到我胸部,我才会认为你想破坏我的贞操。」
拓笠说:「拥抱时原本都会碰触到胸部,这样就认为想破坏妳的贞操,妳一定有被害妄想症吧!」
朱芯怡说:「我才没有什幺被害妄想症呢!可能是太紧张了,而且又没踢到。」
拓笠说:「真踢中;我就绝子绝孙了,妳好狠啊!那我也可以不破坏贞操为原则,好好来欣赏妳吗?」
朱芯怡说:「真的吗?只要你能保证不破坏我的贞操!其它的我保证都可以依你。」
拓笠说:「好!来打勾勾!」
朱芯怡说:「打勾勾。」
拓笠问:「但是如果是妳拜託我、那我可以吗?」
朱芯怡说:「通通不可以,还有你最好遵守承诺,否则。我一样会杀了你?」
拓笠说:「知道了!一言为定。」
朱芯怡说:「一言为定。」
拓笠问:「不破坏妳的贞操为原则,应等于保持妳处女膜的完整,对吗?」
朱芯怡答:「当然。」
拓笠用深情的眼神看躺在床上的朱芯怡,两人四眼交会约一分钟,朱芯怡迴避拓笠的眼光,拓笠道:「芯怡!妳真漂亮是上帝的杰作,我目前和我妻子分居,不久之后就能诉请离婚,我现在要好好的、来欣赏我的偶像。妳愿意嫁给我吗?」随即开始动手脱朱芯怡的衣服。
朱芯怡大叫:「你要干什幺?」
拓笠说:「欣赏我的偶像,别忘我俩共同的承诺!」
朱芯怡说:「知道了!但你要注意不可逾越红线。」
对朱芯怡来说,被别人脱光看身体实在无法接受,可是目前只好逆来顺受。将头转向另外一边,紧闭双眼,眼不见为净。
拓笠脱下朱芯怡的鞋子跟袜子,在她的脚上轻捏,脚趾头一根一根的去捏,直到朱芯怡受不了要缩起脚来,拓笠当然不会就此罢手,拓笠更大胆的去亲吻她的脚趾头,然后来舔她的脚趾头,一根一根的放进嘴里含着。
「啊……啊……哈哈……好痒……停啦……我快受不了啦!」朱芯怡马上禁声,她知道现在发出声音,男人听了会如吃了春药一样,引出其兽性,一发不可收拾,反倒使自己更陷入险境。
本来想装睡的朱芯怡被拓笠舔得快岔了气,全身酥痲的瘫在床上。拓笠边舔趾头边从裙襬看进去,内裤若隐若现的非常刺激,拓笠舔她的小腿肚,然后再舔到膝盖窝,一路舔到大腿根部才停下。
朱芯怡的内裤底部看得见有阴毛的阴影,阴户的外型若有若无贴在内裤底部,对準目标,伸手指头进去探朱芯怡的裤底,微微的感到湿润的样子。拓笠看着她脸上迷人的模样,脸颊泛着潮红,欲语还休的表情,自己也慾火攻心,无法克制想佔有朱芯怡的情慾,紧紧抱着她的头,对着她樱桃般的小嘴,不禁把嘴堵上。
拓笠用舌头撬开朱芯怡紧闭的牙齿,将舌头伸进她的口腔游走,吸吮她的津汁,她原本还在内心挣扎抵抗的,被吻得放弃了抵抗,也热情地用舌头回应,双舌就在彼此间的口腔中间相互交缠。
经过长时间的深吻,拓笠很不容易地离开朱芯怡的嘴,沿着脸颊往下亲吻,一会含着耳垂,一会舔她的嫩脖子。拓笠为了要挑逗朱芯怡的情慾,转攻她的胸部,帮她解开胸前的扣子,双手在白色的奶罩上面按压许久,才将奶罩推到上面,露出她雪白的肉球。乳房的外型像个小木瓜一样,双峰上面两粒小巧玲珑的粉红葡萄,红得骄豔欲滴,玲珑剔透,朱芯怡乳房虽大,但是颜色白皙得连血管都看得见。
「喔……真是美呆了,从没见过这幺美丽的奶子,真是世间少有喔!」拓笠看到朱芯怡赤裸裸的胴体,只有抚摸她的身体,欣赏她诱人的皮肤。

Copyright © 2008-2028